马斯克,猎鹰,以及国运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7 11:02

  作者:霍老爷

  01

  SpaceX的重型猎鹰火箭飞天成功,把马斯克一辆特斯拉推入太空。狂人马斯克亲身给同在美国的贾跃亭示范了一下什么叫“我们吹过的NB,正在一一变成现实”。

  

  重型猎鹰是现役运力最强的火箭,在人类航天史上也仅次于土星五号。这件事有多牛逼呢?它可以把63.8吨的重量推入近地轨道,可以把16吨送达火星。

  什么概念?国内最强的长征5号运载火箭,可以把25吨重的货物投递到近地轨道,把5吨重的货物送达火星,也就是说,我们的火箭运载能力,连马斯克的一半都达不到。

  到了今天,谁再说,“贾跃亭是中国的马斯克”,应该也说不出口了吧。

  但我们今天不是来吐槽贾总的。

  今天想写这篇文章,一个是因为儿子生日,一个是因为最近总有人问我,中国的国运如何?第一个问题只对我有意义,第二个问题,对很多人有意义,而且我发现,问这个问题的人,通常有一个对标,就是美国,言外之意,什么时候,中国能超越美国?

  02

  我想先讲三个故事,第一个故事有关马斯克,主角却不是马斯克,是个中国人。

  2012年12月11日,马斯克的SpaceX公司发了一条推特,纪念一个中国人,这个人是谁呢?他就是钱学森。

  马斯克和钱学森,其实是有渊源的,SpaceX的很多技术都是来源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旗下的喷气推进实验室(JPL)的。

  

  看过《火星救援》的朋友都知道,电影里这个项目是JPL主导的,JPL可以说是人类推进空间探索的先驱之一。但是很多人不知道,这个实验室,开始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民间组织。

  而钱学森本人,就是JPL的五位创始人之一。1937年,加州理工大学的五个青年,成立了一个俱乐部,叫“火箭俱乐部”。这个小组一开始在宿舍鼓捣炸药,想造出火箭,由于设备过于简陋,他们经常制造爆炸事故,所以这个小组又被叫做,“自杀俱乐部”或者“敢死队”。

  而他们也在1939年酿出一个重大事故,五人小组制造的火箭主体发生爆炸,把墙体炸出一个大洞,其中一个碎片距离他们坐的椅子只有几英尺。

  从此,他们被禁止在学校实验,但是却没有得到惩罚,而是为他们找了一个河谷做实验,这就是JPL的所在地。

  后来,他们得到了美国军方的重视,拨出大量经费供他们研究使用,而第一任主任就是钱学森的导师,冯·卡门博士,第二任主任是钱学森的大师兄,也就是五人火箭小组的创始人马林纳,1948年,钱学森也担任过JPL的主任。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钱先生因为美国麦肯锡主义猖獗,遭到不公正待遇,最终离开了美国,回到了中国。

  03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冯·卡门博士的。

  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战败,冯·卡门和钱学森一起审问普朗特和冯·布劳恩,冯·布劳恩是V2火箭之父,火箭专家,普朗特是空气动力学之父,流体力学之父,而冯·卡门就是普朗特的弟子,甚至是他最看重的弟子,冯·卡门曾经是普朗特的重要助手,他的研究几乎改变了整个空气动力理论。

  

  在1930年以前,冯·卡门一直在德国工作,从事空气动力研究,直到移民美国。他之所以移民美国的原因,是因为他是一个匈牙利籍的犹太人。

  德国不自由,给了美国一个冯·卡门,美国有了运载火箭,美国不自由,给了中国一个钱学森,中国有了运载火箭。

  04

  第三个,不是一个故事,是一张照片。

  

  这张照片一直在网上被誉为史上最牛逼合影,因为这张照片汇聚了当时世界上最优秀的大脑,最智慧的科学家们,其中包括,爱因斯坦、居里夫人,海森堡玻尔等人。

  这张照片是,是1927年第五次索尔维物理会议的合影,索尔维会议一直开到了今天。但是,如果现在召开一届索尔维会议,你会发现今天的合影和当时有很大不同,什么不同呢?

  今天的合影上,大多数人都是使用英语的,来自美国,而在当时,这个照片上将近一半的人是使用德语的。

  实际上,当时的德国是世界的学术中心,德语就是学术语言,在物理学之外,德国人的学术优势更加突出,像钱学森的师祖普朗特这种应用科学专家比比皆是,而冯·卡门这样的青年科学才俊也纷纷前往德国求学,并为德国的科学事业贡献力量。

  05

  两个故事和一个图片讲完,我想说什么呢?

  两次世界大战,为什么德国敢于成为世界秩序的挑战者?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19世纪,一直到20世纪初,德国是世界的科学中心,夸张点说,彼时的德国已经是世界文明的中心。

  世界史开始跨入启蒙时代以来,世界的科学中心先后有五个,意大利、英国、法国、德国、美国,成为科学中心的,要么是世界秩序的建立者,或者,至少是世界秩序的有力挑战者。

  17世纪的英国成为世界科学中心,并最终建立日不落帝国的世界秩序,此后,法国成为世界科学中心,并携此之威试图挑战大英帝国的世界秩序,可惜失败,世界的科学中心发生转移,来到柏林,而德国最终两次挑战世界秩序。

  而在最后一次挑战世界秩序之前,世界的科学中心已经开始悄然转移,不过德国人还浑然不觉而已。

  而美国人何德何能呢?美国人凭借的就是,五个年轻人可以在宿舍里造火箭的自由度。

  这两个故事和一张图片至少说明两点:

  1、哪怕你仅仅只是成为世界的挑战者,你都必须成为世界的科学中心。

  2、成为科学中心,你必须有足够的容忍度和自由度,给这些天才,科学怪咖,青年才俊足够的空间成长。

  06

  那么我们回到开始的问题,我们不要问国运如何。我们首先问:

  1、中国是世界学术中心了吗?

  2、北京吸引世界最优秀的头脑来学习了吗?

  3、我们能够容忍年轻人炸宿舍吗?

  问完这三个问题,我想我们可以回答国运如何这个问题了。什么叫国运?在近代以后,科学技术就是国运。这已经不是蒙古人可以征服世界的时代了,野蛮人的时代过去了。

  而这些科学技术最前沿的人,包括钱学森、冯·卡门、爱因斯坦这些人,本质上是“世界人”。什么是世界人?他们不属于一国一家,他们属于世界。

  世界哪里自由,他们向哪里去。

  所以讨论中国国运如何?实际上就是讨论中国的容忍度如何。

  马斯克成功了,我们看到了一个马斯克,会问,我们为什么没有马斯克?可是我们不要忘了,产生了马斯克的国家,同样在70多年前,产生了JPL,产生了钱学森。

  这是一脉相承的,钱学森是先成了美国的钱学森,然后才成了中国的钱学森的。

  任何一个国家都不缺乏天才,但是不是任何一个国家都能让自己的天才成为天才,甚至把别人的天才拿来用,这其中的差距就不可以道里计。

  07

  马斯克不是孤立的,我们看中美的不同,一个明显的点是,在中国,最重要的创新力量都来自官方,而美国,实际上,给了马斯克们一个可能,美国的企业,美国的大学,美国的个人,都能成为重要的创新力量。

  而在中国,你看看上市公司,所谓的科学公司,很多只是技术的应用企业,在互联网企业崛起之前,中国研发型企业其实很少,今天京东研发无人机送货技术,百度研发人工智能,淘宝研究云技术,面部情绪捕捉,腾讯研究大数据,我们的企业才有了点创新型企业的气象。

  

  所以我们一提到科技公司,就是互联网企业,好像其他行业,尤其传统行业,不需要多少技术,实际上,就算是互联网企业,中国的很多公司也只是山寨,比如知乎抄袭quora,人人网抄袭facebook,并没有在科技上进行研发积累的动力。

  而美国不同,美国的企业很多都是科技型公司,比如说沃尔玛,我们知道它是科技巨头,但很多人不知道,它也是零售公司,它的研发团队也很强大,它可以用区块链追踪无人机快递的技术,还有“漂浮仓库”的专利。

  在300米高空漂浮一个无人机航母,再用无人机向各家分派包裹,在他们的门店,正开发面部识别系统,用来在结账处识别用户的情绪。该技术主要针对排队起始到结账过程,摄像机记录下顾客的面部表情和肢体动作,然后分析他们是否不满,管理人员将知会对应员工提高服务水平,缓和用户情绪。

  所以,美国的创新力量是一种分布式的,区块链式的,而中国的创新力量是一种集中式的。

  08

  由于中国的文化影响,从几千年开始,我们的权力机构都是集中式的,所以我们的组织形式,政府、企业、社会组织,最终都是集中式的,我们特别推崇“集中力量办大事”,所以要把一切重要力量集中起来,这种组织形式有优势,尤其适合后发追赶先发优势,但是,这样忽略了一个问题,当方向走错了怎么办?

  当你把力量集中到一起,一旦犯错,是没有办法纠正的,秦二世而亡,就是这个道理,因为你没有备份。

  而分布式的优势在于,它保留了多样性,美国陆军曾经认为,火箭技术没什么重要,但是,加州理工大学,五人火箭小组给了美国一个备份,NASA每年都有资金扶持全美国的私营航天企业,而马斯克不过是美国航天事业的备份之一罢了,换言之,马斯克的猎鹰成功不成功也没有什么关系,没有马斯克,也会有驴斯克,骡斯克。

  中国有句古话,叫歧路亡羊,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的羊丢了,在一个有很多条岔路的地方,你是找不到的,因为歧路之中又有歧路,没有那么多人力去把所有的道路穷尽。

  这就相当于,我们拿着一个锤子,被蒙上了眼睛,而我们面前,有一堵墙,墙上只有一个钉子,我们只有砸中钉子,才是正确的方法。

  科学也是这样,科学走到一定地步,前面也是无数的岔路口,即使是天才,也可能只是一条道走到黑,不能把所有道路穷尽。靠单一的力量是没有办法把所有可能穷尽的,这时候,你就需要外界的力量,帮你把其他可能尝试。

  但这在我们是不可想象的,不要说一家私营公司造火箭,就是造飞机,都很难进入,所以你能想象,有一天,当航天科学走到一个岔路口,你敢保证我们的选择每一次都正确吗?

  所以,不要问我们国运如何,就算真的是国运当头,天命在我,那么然后呢?终有一天我们领导世界到了一个岔路口,我们会不会歧路亡羊呢?我们怎么能保证自己一锤子砸中那颗钉子呢?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