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独角兽”远程视界之困:为何引发集体讨薪?资金缺口如何解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1 22:24

医疗“独角兽”远程视界之困:为何引发集体讨薪?资金缺口如何解决? || 调查

2018-04-11 21:27来源:无冕财经卫生医疗健康/融资/租赁

原标题:医疗“独角兽”远程视界之困:为何引发集体讨薪?资金缺口如何解决? || 调查

遭遇讨薪讨债、被曝资金巨额缺口,医疗“独角兽”为何陷入如此境地?招商代理+融资租赁+合作运营,完美的商业模式设计背后,存在什么问题?“严正声明”、内部公告、“转型升级”之后,问题解决到了什么程度?

本文由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原创并首发,作者:叶万,编辑:梁爽

2018年2月10日,无冕财经(ID:wumiancaijng)曾发布文章《“追债”远程视界》(“追债”远程视界:估值66亿的医疗独角兽,商业模式有没有问题? || 深度 · 大健康),对北京远程视界集团的招商代理模式及其引发的债务问题进行了梳理分析。

仅过月余,远程视界的“追债”者名单里,就多出员工、医院、融资租赁公司等多方,涉及人数众多。

3月22日,众多员工、代理商代表组建多个微信群,准备对远程视界展开新一轮讨薪、讨债活动;23日起,远程视界旗下多家子公司的众多员工和代理商,来到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万开基地远程视界总部追讨资金。

这些讨薪者说,远程视界承诺在3月底前发完1、2月份工资。如今,3月底登记离职的员工陆续收到工资和报销,仍有离职员工继续讨薪。

而远程视界的资金缺口,似乎并不止于、也不主要在于上述代理商、员工部分债务——工商资料查询软件“启信宝”显示,由于远程视界子公司在合作医院租用医疗设备时,附有连带清偿责任,因而随着部分合作医院未及时支付租金,相关的远程视界子公司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同类软件“企查查”数据显示,远程视界自身存在24个风险,关联风险达到50个。

2018年1月20日年会上,远程视界董事长韩春善刚提出本年度目标“业务回款100个亿”,两个多月后如何又爆出资金问题?

员工、代理商讨薪始末

刚过完一个拮据年,远程视界的讨薪员工们发现,这样的日子远未结束。

据部分讨薪员工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介绍,自2017年11月起,该公司陆续出现延付工资的情况;进入2018年至讨薪行动开始前,大量员工未收到工资。3月22日、23日,两天之内,该公司员工已组建微信讨薪群4个,加入其中的人数合计达到1700余人。

根据远程视界官网最新公开的信息,目前公司“拥有专业管理人员、医院经营及运营人员2500多人”。

一位员工表示,且不论公司目前拖欠她的奖金、提成、报销共计近百万元,光是基本工资从去年不能按时发放到今年从未发放,已致使其基本生活几乎失去保障。亦有员工在微信讨薪群内表示,由于公司未按时为其缴纳社保费用,其医保卡已无法使用。

3月23日上午,部分员工来到远程视界总部讨要薪酬;下午,公司召开员工对话会议,宣布开始发放1月份的基本工资。

25日,远程视界公司发布内部公告《致远程集团全家人书》,声称有竞争对手“借公司转型升级模式调整,经营暂时遇到困难之际,捏造虚假信息,散布流言蜚语”恶意诋毁公司,并号召员工坚定信念、同舟共济、共渡难关。而一些不信任的员工,质疑文件“未盖公章”、“落款不是集团而是党总支、工会和法务中心”。

3月25日,远程视界发出内部信《致远程集团全家人书》。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有参与讨薪行动的远程视界前员工介绍,26日周一上午,有远程视界员工来到万开基地公司总部,与部分高管对话协商讨要薪酬。当日晚间,公司承诺将在3月底发放2月份基本工资及此前未发放的报销款,并承诺将于7月、8月、9月支付提成、奖金。

27日,远程视界正式对外发布一则《严正声明》,再次声明遭到恶意诽谤,“将采取一切法律手段维护我司的合法权益,并要求追究当事人的民事赔偿和刑事责任”。

4月2日周一,未在承诺期内收到工资、报销的员工,再度涌入公司总部,试图与管理层对话。

受访对象用手机拍摄的视频显示,员工进入远程视界总部。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的视频截图。

进入4月至今,3月底登记离职的员工陆续收到工资和报销,仍有离职员工继续讨薪

然而另一边,仍有代理商在追讨资金。4月8日,有代理商在远程视界总部拉起“还我血汗钱”的横幅,引起公司方面注意,将之带入公司协商解决。截至今日,据代理商反映,远程视界方面提出的新的解决方案,是公司作为担保人承担手续费、利息,代理商向融资公司贷款作偿;部分代理商并不认可这一方案,“凭什么贷款不是他们公司呢?”“远程贷款还代理商还可以!”

其实早在2016年下半年,就有代理商在网上描述,其与远程视界签订代理合同后,不但后续项目无实质进展,申请退还的代理费也未能在协议规定时限内退付;此后1年,亦有代理商陆续控诉远程视界失约,理由大体相似。直至2018年春节前夕,在多次要求退款、却被告知“上市不能出账”、“财务人员不在”、“领导不签字”、“走程序”等理由后,代理商开始筹备去总部对话。

几乎与此同时,2018年1月四川省卫计委曾下发函件(图片由受访对象提供),要求辖区内医疗机构全面排查相关项目合作情况;另据代理商和员工反映,湖南、河北、新疆等地卫生部门,也在3月底开始对辖区内医疗机构与远程视界的合作情况展开排查。

四川省卫计委函件。图片来源:受访对象提供。

从代理商“追债”到员工讨薪问题,再到与医疗机构的合作问题,远程视界为何从年入百亿、筹备上市的“独角兽公司”,到被地方政府点名排查的“问题企业”?

从更深层次的商业模式方面,是否存在潜在因素,最终使其出现这样的问题?

兜底协议

在2013年1月创立后,短短几年时间,远程视界不但成长为领先行业的独角兽公司,更早在2017年就频频传出筹备上市的消息。

2016年,远程视界对外公开的营收为60亿元,同时盈利6亿元;2018年初韩春善提出年度计划“业务回款100亿”,以此保守计算,远程视界近两年的营业收入至少也要翻倍增长。

在国内众多互联网医疗企业至今仍深陷亏损泥潭的行情下,远程视界却迅速发展,其商业模式有何奥秘?

此前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曾分析,远程视界在推广方面有自销和分销两种渠道,其中分销比重较大,即在各地招揽具有医院合作资源的人群,对其收取代理费,由其带领公司下派的员工与医院洽谈合作,并在合作开展后提供基层运营人员。

至于资金运作模式,是以融资租赁为核心展开。在远程视界的案例中,融资租赁公司(出租人)向远程视界(供货商)购买医疗设备,远程视界获得发展资金;合作医院(承租人)向融资租赁公司承租医疗设备、定期支付租金。

远程视界的业务运作模式。无冕财经据受访者提供的资料制图。图片来源:无冕财经,制图:表哥。

然而一位已经离任、曾在远程视界担任管理岗位员工的人士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表示,在实际运作中,远程视界担保、医院提供材料,以合作项目所需设备的评估价值向融资租赁公司借款,款项转入远程视界子公司账户,公司再向上游的医疗设备供应商采购设备,最后将设备投入到合作医院。

上述人士介绍,在他所了解的情况里,随着合作落地、设备到场、合作业务正式推动,参与方将按比例分成:合作医院首先扣留项目所产业务总款的25%,其余75%则以技术服务费的名义(即公司内部所称“业务回款”)打回到远程视界子公司账上;远程视界收到业务回款后,业务总款的25%用于支付专家分成、25%留作偿还融资租赁的专款、25%为公司分成(代理商分成由公司另外支出,比例为业务总款12.5%)。

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发现,在合同文件、代理商口述、员工采访中均提及一份“兜底协议”。根据一份由远程视界子公司与医院签订的运营细则:“如按照参与分配的项目收入25%用于归还设备方设备融资租赁本息,不足以完成还款计划,则由北京远程视界眼科管理有限公司负责担保并按照还款计划垫付不足部分。”

在一份远程视界子公司与医院签订的项目运营细则里,提到了有关远程视界为医院垫付还款的内容。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无冕财经做了马赛克处理。

那么,根据上述约定,至今远程视界担保和垫付的金额到了什么规模?

根据远程视界官方口径,其在全国县级世纪市级公立二甲以上医院建立远程会诊中心及会诊基地、合作医联体医院2000家。据一位目前仍在岗的远程视界知情员工透露,“普遍租赁合同在500万至1000万之间”。

另根据远程视界公司文件,全国范围内与其合作的社区、医疗中心、卫生院、村卫生室多达30000家,设立的药店接诊点也有10000家。

当前远程视界的资金缺口会有多大?前述已离职的管理岗位员工首先证实了公司在医院合作方面的欠款情况,但同时也指出近两年公司已偿还“近半欠款”。

在2018年1月,一份署名为“远程视界科技集团”并盖章的《关于四川省“远程专科医联体”合作项目开展情况的汇报》中提到,“为合作医院的设备款垫付支出高达3.5亿元左右”。这样的文件也能印证远程视界确实存在为医院垫付资金的事实。

2018年1月,一份署名为“远程视界科技集团”并盖章的《关于四川省“远程专科医联体”合作项目开展情况的汇报》中提到,“为合作医院的设备款垫付支出高达3.5亿元左右”。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众多线索最终均指向了远程视界的资金链问题,但问题最初是如何形成的、最终又要如何解决呢?

如何自救?

时至今日,通过天眼查等工商查询系统可以查见,远程系子公司及其合作的数十家医院,正被浙江康安、浙江锦盈等多家融资租赁公司起诉,开庭公告、裁判文书较2月初多出数倍;同时,也有医院正在起诉远程系子公司,并有部分医院已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远程视界旗下部分资产已遭法院冻结,甚至因未履行审判结果而出现失信行为。

远程视界旗下子公司的失信信息。图片来源:启信宝、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从韩春善在近期的内部会议中的讲话,被冻结的资产高达“5000多万元”。有已离职远程视界员工发现,近日兑现工资的银行账号已不再是其所属公司的账号,而是集团旗下新设立的子公司。

根据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获得的资料,一份盖有“北京远程视界眼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印章、落款日期为2017年10月31日的函件要求,合作医院将业务回款打到该公司同名但不同账的新账户上;2018年2月1日,盖有同样公司印章的函件,要求合作医院将业务回款打到新提供的“北京远程视界互联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账上。另外,“启信宝”显示,北京远程视界眼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自2018年2月2日起股权冻结

对此两位资深法律人士均认为,该公司上述行为已经涉嫌资产转移,一旦被认定为,则相关责任人将要承担刑事责任。

根据无冕财经获得的韩春善内部讲话录音显示,远程视界集团目前已获得“一个央企给我们做供应链的授信,采购设备是授信9个亿”。但该款项只能用于购置设备,不能解远程视界拖欠的员工薪酬、代理商退款以及租赁还款等“近渴”。

根据韩春善3月份在公司内部的讲话,春节前远程视界已借得资金“五六千万元”,春节后又借款4000万元、其中“这几天应该可以到2000万”;此外,他还对员工透露,已经接近完成的5000万元供应链融资,“上周到了2000万,原计划是这周二3000万到但后来又需要补充手续,就看这个月底,如果误期那就延到下周了”。

依据公开信息,2017年4月-7月底,远程视界与中珠医疗(SH.600568)曾就交易远程心界、远程金卫全部股权进行商议,但最终交易失败;2017年8月远程视界又转而寻求银河生物(SZ.000806)受让远程心界部分股权。然而至今,银河生物在支付3亿元定金后,以远程心界业务模式需要调整为由,暂停了这项交易。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版权声明

文由无冕财经原创,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商务、内容合作,请联系小冕(微信号:xiaomian0504)。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